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投资理财 >
投资理财
调整金融政策,重新支持经济增长
发布时间:2019-01-29 15:26 来源:未知
    “很多政策和规定砍掉了旧东西但没有做出替代的新东西,又不用刺激性政策,这就造成了比不砍掉旧东西和不实行刺激性政策更差的结果——大量资源闲置、价格剧烈下跌、债务通缩、中小企业弱势群体遭到更大的压力。”张斌说。
    “去杠杆政策有合理之处,债务问题如果处理不好会出一些问题,但政策搞过头对国民经济也没有太多好处。”徐高表示,中国银行储蓄率约为40%,是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银行储蓄率2倍以上。储蓄主要流向是投资,而投资转化要通过金融市场的融资来实现。
    “社会融资最大头是银行信贷,其次是债券融资,把地方债加进去后会更高一些,股权融资仅占整个社会融资不超过5%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国内大量储蓄通过债权型融资必然会带来债务的增加。”徐高说,我国债务占GDP比重确实在上升,目前约250%,但还没达到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,而且我国储蓄率比别国高得多。2018年一二季度,我国去杠杆政策的力度逐渐加大,但同时债务率明显上升。
    徐高分析,从债务流向看,我国投资结构比较简单,基建1/3,制造业1/3,房地产1/3。制造业投资为生产型投资,投下去之后很快带来产能的扩张;基建和房地产为消费型投资,投下去不会带来产能快速扩张,反倒有利于提升公共和私人消费水平。“消费起不来的时候通过消费型投资拉动需求是有合理性的,2008年次贷危机之后基建和房地产成为重要经济增长引擎是有合理性的。他说。
    2017~2018年,城投债月度净融资量大幅下降,城投债扩张受到行政性约束;房地产贷款同样下降得比较明显,这两个最重要经济增长支柱在去杠杆过程中受到较明显的融资约束。2018年我国全年社会融资总量比2017年少3万多亿元,实体经济从各个渠道获得金融体系融资支持总量在收缩。同时货币政策传导路径受阻,实体经济流动性很紧,最后只剩央行“单独拼杀”。
    “是不是要让央行取代所有的商业银行,所有的工作都让央行来做?真的那样的话,虽然本意是好的,结果未必在意料之中,这是监管层需要思考的。”徐高表示。
    “如果下滑趋势得不到扭转,2019年GDP增速很容易会降到6以下。2020年要实现小康社会目标,至少需要6.2%的经济增速,这对预期的稳定也至关重要。信心很重要,信心像空气,信心在的时候感觉不到存在,信心一旦没有了才发现它不可或缺。”徐高说,去杠杆政策亟待调整,否则经济增长稳不住,经济结构要恶化,后果不堪设想。